武松是梁山泊头一名的好汉,打虎英雄的威名人人敬仰,他为替兄报仇杀了潘金莲、西门庆和王婆后,在阳谷知县的周全下被判刺配孟州,对于武松的到来管营之子施恩如获至宝,为报答施恩的厚待武松醉打了蒋门神,替施恩夺回了快活林酒店。

图片 1

尔后武松又不幸被张都监骗去做了府中亲随,却是中了圈套,被张都监诬陷偷窃捆起来送到了知府衙门,这知府见是同僚张都监送来的犯人,自然不敢怠慢,在大堂上不由分说就让人用批头竹片给了武松一顿毒打,武松眼见情况不妙,就招认了行窃之罪,于是被知府“顺理成章”的关进了大牢。

图片 2

我们都知道武松一向自称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看他初到孟州牢城营的时候其他犯人皆劝他行贿差拨以免受一百杀威棒之苦,但武松却说差拨若是说话好听,就给他些银两,若是硬讨的话却一文也不给他!武松说到做到,差拨果然来硬讨时,武松竟然自称“老爷”怼了差拨一顿,还扬言要用拳头揍差拨,差拨见此大怒而去。

图片 3

由此可见武松果然是个硬汉!对于几乎能将人打半死的一百杀威棒一点也畏惧!但是这么一条硬汉后来却又怎么会被知府屈打成招呢?这是个什么道理?难道武松见了大官认怂了吗?其实不然!武松并非是害怕大官,更没有认怂!他之所以当堂招供是有自己正确的考虑的。

首先来说武松也是个在衙门当过差的人,官官相护的道理他最是明白,眼见大堂上知府不给解释的机会上来就是一顿毒打,显然是打定了严刑逼供的注意,武松虽是硬汉却并非“楞汉”!他明白就算招供了也不过是行窃之罪,此罪不当死,而若是一味的硬撑下去,多半就要被当堂打死了,这不像打杀威棒,杀威棒是定好的量只有一百,而屈打成招却是没有量可计的,知府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武松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会在情知知府审案不公的情况下硬挺下去呢?那样不成傻子了?武松这人恩怨分明,他是绝对不会饶了陷害自己的张都监的,可是如果硬要挺刑拒不招供的话,不说会不会被当堂打死,就算被打个半死不活还怎么找张都监算账?

另外一点武松勇武之极,他早已自忖就算招供孟州大牢也是关不住他的,果然后来在大牢中他便有了越狱之心,若非施恩看顾打点,他势必会寻机越狱,以他的神力勇武越狱成功几率是很大的,之后被刺配出城走到飞云浦他就轻易地反杀了蒋门神的两个徒弟和两个防送公人。

所以说武松在知府衙门招认自己没有犯的罪行并非是认怂,乃是恰好证明了他能屈能伸的性格,这一点是李逵鲁智深两人所不具备的。